前些日子帶小心心去"八方雲集"吃鍋貼時,
被以前教過的學生認了出來...
記得我第一次教高職就是教到他們班,
他們當年正值叛逆時期,
讓許多老師都很頭痛,
每到上課時間常讓我緊張到胃痛。
雖然這些學生曾被我嚴厲糾正過上課態度,
也被我碎念不寫功課,
甚至被他們氣到萬念俱灰...
但反而是越被我糾正過的學生,⋯⋯
這些學生後來對我越好!!

有學生知道我愛吃蛋糕,
特地從她打工的餐廳帶蛋糕來學校給我吃。

某天到餐館外帶一份鮭魚炒飯,
那位正拿著鍋勺的大廚主動走過來跟我打招呼,
原來是畢業學生家開的餐館,
最後還堅持要招待這盒炒飯不肯收錢,
讓我提著便當盒走在回家的路上,
心裡不禁暖暖的笑著。

去吃鍋貼時,
有位畢業學生問我是不是有教過書,
等我回答後才敢大方認我,
一陣哈拉寒暄之後,
還送我跟小心心喝豆漿。

離開學校好些年,
原以為脫離教師生涯後,
跟"老師"這個名詞已經沒什麼連結,
直到最近被這位教過的學生稱呼我老師後,
才真正體會到"一日為師,終身為母"的意義。
不管他們有多叛逆有多難教,依舊都是我的學生;
不管他們被我罵得有多慘烈,我依舊是他們心目中的老師。

曾教過的小學生、國中生、高中生、高職生...
不知道你們昨日是否有參與活動,
感謝老天許了個無雨的好天氣給學生們,
讓他們能免受大雨風寒之苦,
願凱道上的每位學生們都平安。
 
 

sandy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